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横雏】Dye D Hotel的日常→关于hina每天都要接待一名女性的事情

*Dye D背景
*主横雏,要是哪天突然打通经脉想写后续了大概会有仓安和丸昴走向
*ooc会有…吧
————
这是一篇从yoko生日憋到烤鸟生日再憋到自己生日再憋到现在憋出来的文,为自己点根蜡烛先x
感谢我亲爱的相方全程的建议和讨论_(:3」∠)_

才不告诉你们里面那个龙套女客人就是我呢x
————

【关于hina每天都要接待一名女性的事情】

横山裕最近觉得很郁闷。
“也是啊,hina每天都背朝着他对女客人笑容满面的,yoko不觉得郁闷才怪。”涉谷昴凑过去跟旁边的丸山隆平说小话,然后被射过来的锐利视线瞪噤了声。
偏偏自己又是个不擅长打直球的人,哦不,吸血鬼。横山裕深知村上信五发现不了自己微妙的情绪,只能恨恨地咬了咬厚厚的下嘴唇。
如果要怪的话,就去怪当时商量职位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无所谓吧!
丸山隆平捕捉到了横山裕的小表情,两个暂时没什么工作的小服务生互换了个电波,丸山就跑上前去了。
“裕亲,今天的女客人在下车的时候夸hina的八重齿好看噢!”
横山裕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裂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丸山和涉谷哧哧偷笑着躲去了角落。

夜晚的派对还是按照固定不变的剧本来,被吓懵的女客人在撒腿就跑前竟然还特别注意了一下村上的小尖牙,说了句果然好可爱。
横山裕觉得心口痒痒的好像不停地被蚂蚁啃咬着一样,扳扳手指算一下今天负责下第一口的又正好是村上信五,他靠在墙上泄了气。
如果要怪的话,就去怪当时商量顺序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无所谓吧!
银杯里的鲜血还是一如既往地甜香,横山裕却嚅嗫着拿着杯子喝出了惩罚游戏的感觉。村上信五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身边眼神有些飘忽的好友,寻思着应该没人往他的杯子里丢过辣椒。
“yoko,你没关系吗?脸色很不好哦?”
“……嗯?嗯!”
心事重重的横山裕突然被自己的烦恼来源问了话,拿着杯子的手颤了一下,蓦地红了耳根。
“没关系没关系,真的……”在口里转了几圈咽不下去的血液就这么顺着嘴角流下来,看起来好像横山收到了重重的一个punch——呃,虽然这也差不多反映了横山现在的心情。横山抹了把嘴角的血局促地站起身。
“我吃饱了,明天见hina。”
“诶?可是你只喝了一口啊…?”
村上信五看着好友的背影,思忖着他可能是病了。
恋爱中的男人都是傻的,可能还会食欲不振。坐在对面的涩谷和丸山心领神会地交换了个眼神。

村上信五忧愁地看着横山裕杯子里满满的血液。自己的好友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好好吃饭了,刚开始几天好歹能磨唧着喝完半杯,今天干脆只喝了一口,这唯一的一口还吐得差不多了。
“信ちゃん别烦恼啦,yoko不会有事的,只是可惜了这杯新鲜的血液。”安田章大熟练地收起六只空空的银杯,一边小心地端着横山的杯子一边从餐车里变戏法似的递出一盘曲奇,“饿坏了可不好,我做了点鹅肝酱一会儿让大仓送过去。”
“给我吧,我去就…”
“不行哦?信ちゃん也一直在辛苦地料理很多事情,早点休息比较好啊。”
“就是这样。而且要是yoko真的病倒了,那我们还得靠hina你呢。”涩谷昴往丸山隆平和锦户亮的嘴里分别塞了一块曲奇说道,后面两位咬着饼干说不了话只能睁着眼睛忙不迭点头。
安田回头向嘴角沾着曲奇屑的大仓眨眨眼,大仓忠义立马会意地站起身跟着安田朝厨房走去,还不忘再捎走两块饼干。

大仓还没来得及敲开横山的房门,就听到里面横山肚子叫的声音。以至于之后横山给他开门时他都没来得及收住他夸张的笑脸。
“什么事?”横山裕看着面前大仓忠义的一口白牙忍不住抖了一下。
“yasu、yasu做了点鹅肝酱让我拿给你。”大仓好不容易刹住车,一脸哥哥的烦恼我明白的表情。横山内心复杂地接过大仓手里的盘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进来了。
一个合格吃货果然不可能舍得把自己饿着,小桶看着举起勺子开吃的大桶哥哥,心中暗暗竖了个拇指,坐直身子。
“所以横山さん,最近在烦恼村上さん的事情吧。……喝不下情敌的血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啦。”
“情……”横山裕差点被呛到咽气,白得透亮的脸颊瞬间炸红一片。“情敌是什么,你在说什么啊大仓!”
“都那么明显了谁都看得出来。振作起来啊yoko,现在不明白状况的只有信ちゃん了吧。”
……
“实在不行的话就快去表白吧!说不定信ちゃん也是这么想的…!”
……
“嗯,只要好好看着他的眼睛把话说出来绝对没问题。”
……
“…yoko?你在听吗yoko?”
横山裕已经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胡乱吃掉那盘鹅肝酱的,也不知道大仓忠义说了些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的脸烫得要爆炸。

没救了我的哥哥,大仓临走前看了看红透了的横山,叹着气关上门。只有村上信五的吻才能治好他的“厌食症”了吧,大概。
涩谷昴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他在招呼丸山和锦户吃饼干的时候眼神不住往村上那边瞟,心想着这小子到底是装没发现还是真没发现。光瞟有什么用,锦户朝哥哥们wink了一下开了读心术,看到了村上想去搞点吸血鬼专用胃药的打算。得,他还真在这个时候犯起了天然。平时情商颇高的人迷糊起来挺棘手的,丸昴亮三人面面相觑。
“信ちゃん喜欢yoko吗?”安田一回来就是爆炸性的发言,惊得丸昴亮三人目瞪口呆。当事人自己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睁着圆圆的眼睛回答:“喜欢啊,yoko人这么好,大家都喜欢他的吧?”
“别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说的不是这个「喜欢」。”涩谷猫咪一样趴在桌子上。
“喜欢啊。”当事人还是毫不羞涩地秒答了。一阵可怕的死寂后,厅里爆发出了足以掀翻屋顶的欢呼和掌声。
真行啊我们的村上信五!
“等等,事情的进展是不是太快了??”
“快点不好吗?干干脆脆打个直球多好啊。”

刚从横山裕房间出来没多久的大仓忠义与村上信五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是懵逼的。以至于他保持着和村上打招呼的姿势愣了足足N秒,直到偷偷尾随在村上身后的一群熊孩子拍拍他的肩把他喊醒。几个复杂的眼神交换过后,大仓便加入了尾随的队伍。
房门被再次敲响了,刚独自冷静了一会儿的横山第一反应就觉得是安田给他送没能吃到的餐后甜食来了。于是他想也不想地开了门,以至于看到眼前人的时候又整个变成红色的了。
“哟yoko,我能进来坐坐吗。”
“嗯,随意…”
“那就不客气啦!”
关上门转身的时候村上已经坐在横山的床上了。还真够随意的啊,不过也不讨厌这种爽快就是了。
横山隐隐感到有些头疼。他按着太阳穴拉过一把椅子靠着床边坐下,已经抓个垫子抱在怀里的村上忽然翻个身直直看向他。
“yoko,咱俩多久没有一起睡了?要不今晚一起睡?”
“……????”
横山裕愣在那里发不出声音。倒是门外传来一阵可疑的骚动,让他很想出去看看。但是他根本站不起来,整个人僵在那里持续发热。吸血鬼一辈子都没怎么见过太阳,那个瞬间横山忽然明白太阳在宇宙里是怎么工作的了,但肯定一定绝对不是像他这样害羞到发光发热的。
“那是大概好几百年前了吧?那时候的我们都还小,经常瞒着老管家满屋子乱跑,气得他直跺脚。”
村上眨巴眨巴眼睛,自己就说开了。
“诶就是那次!被老管家抓住之后你我和subaru都被罚了一天不吃饭呢!我们吸血鬼好几天都可以不用吃饭,但那天你就是特别沮丧,还记得吗?”
“嗯……嗯。”
横山裕想避开村上的上目线,可那双眼真是太好看了,他不知道把目光往哪里投,只好最后勉强直视了村上的眼睛。
“怎么啦yoko?快一起来躺着啊!”
村上看好友就是迈不开手脚,倾身利落地伸手一拉,横山招架不住那么大的力气,一个趔趄跑了两步,啪地摔在村上身边。
“yoko,你很不对劲啊?怎么了?”
白痴大猩猩,不都是因为你么,擅自往别人床上躺。
“那个啥yoko,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yasu刚刚劝我有些事情最好早点跟你说…”
“餐后甜点已经吃完了?”
“对的,最后两块饼干是maru吃的……不对不是这个!你在想什么啊!”
村上抱着垫子笑着拍了拍横山的脑袋。气氛似乎缓解了不少,横山裕放松警惕捏了下耳朵。
“是这样的yoko,我是喜欢你的,所以……”
横山裕猛的一僵,脸被吓白了一个色号。
“……的确是能够和你交往的那种喜欢,所以别再乱吃醋了,好好吃饭吧。”
横山裕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在滴血,原地石化了几秒后却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村上信五看着已经红得要烧起来的好友,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挠挠眉毛。屋门口传来一阵疑似夹杂着掌声的骚动,但他俩谁都没注意到。
“那、那要不要交往试试看?”
举在半空的手被抓住了,村上吃惊地抬头看着身旁的人。横山心虚地看着好友的眼睛,逼着自己这次一定要盯住那双好看的眼睛。
“好啊。”村上笑起来露出了八重齿,横山如释重负地松开手,拍拍今晚已经热了好几次的脸颊。

“成了!我就知道他俩会成!所以之前的鹅肝酱还不如让信ちゃん自己送过去呢。”
“大仓你小声点,里面二人世界着呢,我们的声音被听到就不好了。”
“决定了!我要做个蛋糕给他俩,也算是补了今天yoko没吃到曲奇的遗憾。okura,maru,你们两个来帮忙!”
“大仓也就算了为啥我也要来啊!还有subaru为什么啥都不用干?”
“谁让最后两块饼干是你吃的,快去快去!我要继续在这搞后续报道呢,好歹也做了个前线记者。”
“那我去地下室找瓶好酒吧,应该好好庆祝下。yasu,记得做个大蛋糕,最好是八层的那种。”
“八层蛋糕留到他俩结婚再做也不急呀,这次先做个三层的好了。”

今天的Dye D Hotel,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