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V6】Swing! 【三宅健篇】

【三宅健篇】

*这篇走goken,带一丝丝坂博
*这是一系列有关梦想与现实的故事。为这首鼓舞人心的歌曲干杯!
*mv人设基础上完善(开脑洞),ooc会有_(:3」∠)_大概是从不同视角展开,文笔……呃……希望别嫌弃x





“啊……”

三宅看了看眼前半满的酒杯,又望望面前一脸看好戏的服务生,作势举起来啜了一点又放下了。

三宅健肠子都悔青了。

对于刚成为社会人没几年的三宅健来说,不会喝酒本来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更何况他有一个很照顾他的上司,在长野博面前一直喝果汁也没什么尴尬的。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三宅每次只喝果汁的情况都被某个服务生看在了眼里,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次长野有事先走时这个服务生会不怀好意地端着一杯真正的酒放在他桌上。

“这位客人您点的橙汁…”…兑烈酒。

毫不知情的三宅如往常一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瞬间被突如其来的酒精味呛得睁不开眼睛。兀然侵入的气味贯穿了他的口腔,鼻子也难逃一劫,酸得三宅眼泪直往上涌,还在口中没来得及被咽下的半口酒吞也不是吐也不是,不一会儿便窘迫地涨红了脸。他好容易缓过神,勉强撑开蓄满泪花的双眼拿过纸巾急豁豁地把嘴里的液体呕了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同时闷在喉头的辛辣跟着一并炸开,随后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站在旁边的森田刚目瞪口呆地看完了这个过程,三宅的反应之大别说是超乎了他的意料,甚至吓了他一跳。说实话,想着恶作剧一把之前,我们的森田少爷还真没想到三宅居然这么不能喝酒。

“难道是…第一次?”

“哈!?”

三宅健愤恨地看着面前已经懵掉的人,眼里的泪水还在往外跑,视线清晰了又模糊,也顾不得去擦,只想瞪大眼睛试图用目光杀死那个人。

“我是说…”对方努了努嘴,结结巴巴地回答。“客人您是第一次喝酒?”

“这么说是你给我……咳!”

喉咙里的残余辣劲随着声带的振动再次返了上来,刚缓过神的三宅又一次激烈的咳嗽起来,根本没法利索说话。旁边傻站了不久的服务生这时也回过神来,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出于玩脱了的罪恶感又给他拍了拍背。

“是你吧,是你干的没错吧!”喝了水又低头缓了好久的三宅这才抹把眼泪抬起头继续质问。还没等森田开口回答,三宅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就这种工作态度你早就该被炒100次了!你们的店长呢?快叫他过来!还有,你是在小看我不会喝酒吗?我酒量好着呢,信不信你有多少酒我就喝多少!”发泄完满腹牢骚,三宅左顾右盼着露出一副要找上级告状的表情。

森田不动声色地看着那个人滔滔不绝的样子。这哪是生气啊,不走心的说完全就是个小动物炸毛吓唬人而已。恶作剧的心情把之前的罪恶感一抹而尽,森田职业化地藏起笑意,朝三宅鞠了个躬。“那个…不好意思啊客人,其实我就是店长…客人既然愿意喝我们店的酒,那我请您喝一次也是可以的。不过豪饮伤身,客人您只要把面前的酒喝完就可以了,请务必。”

三宅一脸问候森田祖宗的表情,憋屈地举起酒杯。完了,脑子被烧热了,一气之下说了不得了的话。这可怎么办,明明自己是个从没尝试过酒的人,偏偏在这个时候夸下海口。幸好那家伙没有直接搬一桶就过来。自己把自己栽进坑还能怪谁呢,现在逃也不行了,只能暗暗后悔话不能乱说。

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幕。

“怎么啦客人,您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没有……”

眼下把酒喝完赶紧走人才是上上策。三宅健学着周围吵吵嚷嚷的大叔们的样子,一边催眠自己只是在喝一杯水一边闭眼仰脖,年轻人的冲劲让一杯酒顺利地下肚了,但之后的事情可就不是单单有冲劲就能解决的。

一旁的森田刚暗叫不妙,毕竟不管是有经验的酒场老司机还是普通酒客都应该知道喝酒这种事是不能一口气的,除非是已经到了绝望或者亢奋这种极端心情下放飞自我的时候才会难得这么来一次。深知自己玩大发了的森田这下真的被吓到了,他赶紧叫人去拿凉毛巾,一边心里忐忑着凑前查看三宅的情况。这傻孩子居然连这种事都不知道,看来平时真的是滴酒不沾。

烈酒下肚的三宅健扶着脑袋定定地坐了好一会儿,滚烫的感觉从顺着食道一路蔓延到胃里火烧火燎,让他觉得非常难受。他感觉胃里的火焰没有头似的烧着,不一会儿脸上也好像点着了火。他心里倔强地想着现在可以离开了边试图站起来,却发现双腿好像化成了泥粘在地上完全不听他的使唤。他有些气地扶住桌子,感觉脚下的烂泥好像固化了一些于是迈开步子想走,然而在站起来的瞬间眼前一阵乱花,一个趔趄倒在森田的身上。“森田…?原、原来你叫……森田啊……”三宅健半睁着眼睛,瞄着森田金闪闪的胸牌,抬起手软绵绵地点了点。也是在这个动作之后,三宅的双腿、手臂还是伸出的食指,全都溶成一滩泥了。

等他睁开眼过来的时候,天早就亮了。盯着明晃晃的天花板,三宅觉得自己仿佛一觉睡过了几个世纪,直到他的目光落在趴在自己身旁睡着的森田,昨夜的记忆一下子翻腾上来,惊得他一掀被子,不仅掀开了宿醉后的头痛,还把靠着床酣睡的森田掀了个人仰马翻。

“噢,你醒啦?”森田刚捂着惺忪的睡眼从地上坐起来,打量了一下三宅不知是气还是惧的表情。“你…!”“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昨天折腾到好晚让我再睡一会儿吧拜托了…”枕头重重地挨上了森田的脑袋,一下、两下,砸得他不得不抬起头:“好啦好啦是我的错啦…让我再睡会儿吧健君…”

三宅又好气又好笑地放下手里的枕头,森田刚已经换下了那身服务生的装扮,因为趴着睡的缘故头发乱蓬蓬地贴着脸。他套着一件蓬松的T恤,挪了挪身体换了个姿势靠着床,拉下被子的一角盖住眼睛,不一会儿细细的鼾声又传出来了。正当三宅看着森田熟睡的样子思考怎么报复这个家伙时,床头柜的电话铃打得他一个激灵,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拿起手机。这一看不得了,三宅的眼睛都直了。我的妈,长野前辈已经打了10+个未接电话了,完了完了要出事。他赶紧按下接听键,长野博急切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

“健,是你吗?……masa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你现在没事吧?……好,今天就好好休息吧……嗯,我下班之后来看你,好好休息。”

三宅健拿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答着。刚才他已经把翘班的后果在脑子里全过了一遍,幸好那个姓坂本的吉他手打了个好助攻,不然自己的一个月份的工资可能就不保了……等等,长野前辈刚才用的称呼是……masa?他们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等等,刚才那个叫森田的服务生,是不是叫了自己健君?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名字?

三宅一脸复杂地看着那边还在熟睡的森田,一时间不知所措。信息量太大一下子处理不过来,算了反正今天休息,等那小子醒了再说吧。三宅这么想着,重新靠回了枕头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原来想干脆写在一起搞个goken篇,但是明天要去cp20熬不动夜于是绝望地草草结尾。下一篇写谁呢……_(:3」∠)_】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