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宗教松】女神与恶魔


恶魔摇着尾巴在湖边的大石后坐下,远远地望着湖心。他知道湖里住着女神大人,只有虔诚的人才可能见到他。
而恶魔几乎每天都在这里蹲着。
当某一天在午后的阳光慵懒地将暖意洒在湖边的草坪上时,昏昏欲睡的恶魔忽然看见湖中闪过一道光芒,气泡自下泛起,一个人影赫然出现在湖中央。“别躲了。”那个人说,“那么多天了,我再不出来你大概就要发霉了。”
“什么嘛,明明是个男人。我还真的以为是个可爱好调戏的小姐姐,真扫兴诶!”
恶魔从石头后面背着手晃出来,朝一脸不爽的女神吹口哨,随即被毫不留情地扑了一脸水。
“好啦好啦神明大人,开玩笑的,我一个小恶魔能得到女神大人的眷顾,怎么想都是我的荣幸,对吧?”恶魔擦擦脸,习惯性地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叫我小松吧!这个应该是类似名字一样的东西。光是这个东西就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啦!虽然我的肉体应该已经随着泥土化成渣了,说不定还沾上了别人的鞋子,怎样都无所谓啦。虽然有点失礼,女神大人要是不介意把生前的名字告诉我的话……”
“轻松。Cho—ro—ma—tsu。”女神有些不耐烦地在胸口画起十字。现在的恶魔是已经罪孽深重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甚重视,当初生而为人接受洗礼时立下的誓言恐怕也早已抛之九霄云外,难怪会堕为恶魔呢。
“我只是想和轻松大人说说话而已。”
每次问及恶魔接近湖边有什么意图时,他总会摆出一贯的嬉笑表情,像是背书一般地念出这句话。当然恶魔停留在这里的“活动”也并不是只说说话而已。有时他会趁女神不注意把他头顶的花环摘下来,有时他亦会猛地扎进水里再顺手给水加加温,甚至一时兴起他会把女神的裙子撩起来——往往这时候他就有幸能领教女神“二指禅”的功力——以至于之后的五分钟里恶魔的双眼都是瞎的。
被戳爆双眼的恶魔不由大呼小叫一番,故意在女神面前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请求他的治疗。前几次女神信以为真,颇为细心地给他治疗,恶魔恢复光明时看见眼底还留着担心的女神,心里不禁乐开了花。但长此以往女神便发现了端倪,也不再愿意搭理反复恶作剧的恶魔。恶魔长号了许久也没见女神的治疗,只好坐坐端正自己治疗自己。看着面前的女神一脸“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恶魔依旧嬉笑着凑上去作势要抱住女神,被嘴角抽搐的女神一拳打趴进水里。
可是有一天,恶魔消失了。
连全能全知的女神大人也没想到,缠了他那么久的恶魔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从这个世上蒸发,再也没有出现在湖边。
原本已经习惯性地想好了今天该怎么应对恶魔的花言巧语,恶魔却迟迟没有出现,没有机会说出口的吐槽便梗在喉咙里,让难得享受清静的女神反而感到焦虑不已。
那个孽障,口无遮拦的蠢货,总是无意间冒犯神祇的白痴,被称为罪恶集合体的笨蛋……我还没能好好净化你,你怎么就消失了呢。
此后的日子里,女神就陷入了无意识的等待中。虽然他并不想承认,但在的脑海中已经留下了一抹挥之不去的红色身影。偶尔听见湖面的动静,他会不动声色地抑制住心中的喜悦浮上水面,然后略带失望地将岸边路人满面的愁容化作欣喜与感激。
就这样日出、日落、月起、月落……不知等了多少天,也不知过了多少年,路过了多少请求帮助的人,但心里期盼的那个身影还是没能出现。女神渐渐觉得乏了,他试图向其他的神衹打听这个叫小松的恶魔,在打听到小松的种种“光辉”事迹后又不由自主地帮他道了歉红着脸离开,孜孜不倦地前往下一个可能的信息点。围巾上镶着蓝色花纹的神父恭敬地合上圣经,指点修女暂时停停喂猫的工作带领他来到神坛前;女神在那里见到了扑棱着翅膀、满面灿烂笑容的天使;天使引他来到森林,他在红茶香气的邀请下接受了魔女的占卜。魔女微笑着摘下一片花瓣放在女神手心,念出命运所示自己心里所想之人必会在所及之时出现的暗语。回到湖中的女神迟疑地看看手中暗香未散尽的花瓣,轻轻放手将其置于水面上,任水面晕开一层薄薄的涟漪,如心中若有若无的波动一般。为了探问关于小松的下落他甚至冒着支离破碎的危险来到地狱,可最后还是拖着被灼伤的疲惫身体回到湖里。
tbc




因为忍不住想写fd paro的松所以暂时停一停,我承诺我会回来下文的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