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JOJO】回家吧

大家鬼节快乐!【咦?

今天是回家的日子啊。
花京院挤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跟着大部队迈开步子。
走这条路的话……应该就能到家了吧?因为大家,都是往这里走的啊。
“噢!花京院!真没想到那么多人里还能碰见你啊!「替身使者互相吸引」看来这句话冥界也通用啊哈哈哈哈!”
“阿布德尔桑!伊奇!没想到大家都在!”
“可不是嘛!每年难得的机会,谁不想回家看看啊!”
伊奇懒散地趴在阿布德尔的肩上,发出惬意的鼻音,对花京院挥挥爪子后也就不再搭理聊起来的两人了。
“说起来啊花京院,这次回家你打算走那几个地方啊?”
“当然是先回家了,毕竟离家出走去埃及再这么匆忙的离开都没有好好和父母道别。我这个做儿子的,不能尽到孝心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我的话大致应该会先回一次埃及的占卜摊子,再带伊奇去美国走一圈。诶花京院!到时候一起在承太郎家会合吧!总感觉一定要去一次承太郎家呢!”
“承太郎啊……”花京院抬起头,仿佛透过阴沉沉的天空看到那轮明月,淡淡的笑起来。“是呢,真是怀念啊,埃及之旅。”

“大家快看!”
从队伍最前端传来的骚动逐渐感染了大批大批的人群,花京院和阿布德尔也暂时停止了交谈。
“哦哦!是来迎接我们的灯啊!从三途河的彼岸漂来,指引我们回家的灯啊!”
人群轰的一下散开,各自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灯。花京院也急忙冲向岸边,伸手触摸向自己漂来的灯。
“典明,你过得还好吗?赶紧回家吧,父亲母亲都在等着你呢。”尖锐的抽噎声和刻意控制住的颤抖男声,是自己的父母。
“花京院,兄弟一场,在那个世界要好好的啊!”不甘又低沉的声线,没错,是波鲁那雷夫。
“切,算是对手,你就那么死在迪奥大人手下了啊,花京院。下辈子再战吧!”嗤笑中带着丝丝缕缕的惋惜,是小达比吗,听声音好像这家伙的伤势还没好啊。
“……”没有声音?花京院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摸了别人的灯,但是主动漂近自己这一点又毫无疑问地表明这的确是自己的灯。
“是谁呢?传达给我的无声的思念?”
安静跃动的烛光蓦地闪了一下。“回来吧。”几乎是细微的听不见的声音。
“什……”花京院屏住了呼吸,颤抖着双手抱住那盏灯靠近耳边。“承……?”
“回来吧,花京院。”
“回来吧,我就在这里。”
不知不觉间泪滴落在烛焰上,焰芯反而闪烁出更亮的光。眼前的门咣的打开了,从天上延伸而下的阶梯直通向自己家的院中,那里有对坐着落泪的父母,还有他们手里自己孩童时期的照片。向另一边望去就能看见承太郎的家,在院中对月肃穆端坐的承太郎,和一盘盘被整齐摆放在前面的新鲜樱桃。
“花京院,今晚看来你很忙啊。”
身后传来阿布德尔的声音,花京院赶紧擦了擦眼泪,转头微笑。
“是啊阿布德尔桑!约好了,一会儿一定要一起去承太郎家啊!”
“噢!那么,在此别过!”
“汪!”
花京院舒展开一个笑容,慢慢地朝阶梯的那端走去。
“我回来了!”








“迪奥,难得的机会你不回去看看吗?”说着,乔纳森半开玩笑似的揉了把迪奥金色的头发。
“有什么好看的,难道还要我去吓吓承太郎那个小鬼吗?无聊。”迪奥撇撇嘴,双手架在脑袋下躺了下去。
“两个人关系真好呢。”艾丽娜端来甜点,热腾腾的英式红茶,“冥界鬼节大促销噢,好好享用夜宵吧,乔纳森,迪奥。”
“想吃面包,wryyy。”
“有的有的,稍微等下这就帮你去拿。”
“迪奥真是改不了爱吃面包的习惯啊哈哈哈。”
“哼!”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