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文风调查问卷】

cp:承花

【高能魔性预警x中间懒癌发作把以前文里的梗拿来用了_(:3」∠)_oh加一句因为天加部分太少所以天加tag就不打了_(:3」∠)_

1.用平时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夕阳的光辉随着清风洒向窗台,傍晚的教学楼人影稀疏,教室里面对而坐的两个身影沐浴在秋日的温暖中。书卷的哗哗声伴着笔尖在纸上滑动的沙沙声在空气中轻柔地流动着。不知过了多久红发青年手中的笔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变作在纸上不紧不慢的画圈。
“承太郎……”
没有回应,沙沙声依旧不减。
“承……”
“怎么了。”
那人还是没有抬头,然而目光的些许偏移似乎传达出“我在”的讯息。
花京院淡淡的笑起来。
“没什么,有点累了,想听听你的声音而已。”

—————
2.用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就是流水账)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今天花京院给承太郎做的爱心早餐有樱桃寿司面包牛奶粥清汤,然后花京院解下围裙去叫承太郎起床,然后他就发现承太郎已经不见了,去厨房一看发现他已经坐在桌子边上手里拿着勺子杯子筷子碗在那里吃着樱桃寿司面包牛奶粥清汤,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我写不下去了恍恍惚惚恍恍惚惚

—————
3.用死蠢欢乐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芳龄17的花京院典明同学,刚拿到新一话的台词,就为难上了。
“……抱歉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导演让我给你的,如果你有异议直接去找导演就好。”后勤摇摇手走了。
“啧,这样的台词就算是我也……典明你没问题吧。”阅过下场戏台词的承太郎一边把手里的剧本敲得哗哗响,一边用和善的眼神看向导演。
“主役请就位!下一场戏就要开拍了。摄像师把镜头指向花京院!灯光师注意调整色调!倒数三后正式开拍!”导演完全没有注意到主演们的异常,指挥的声音透过喇叭响彻场地上空。
“我想导演这么安排一定也有他的理由,我会尽力去做的。准备一下吧就要开拍了。”花京院放下剧本朝承太郎点点头。
“那好吧,加油花京院。”
击掌。
“……那家伙,真的没问题吗。”承太郎紧咬着嘴唇不敢透一丝气。“现在能做的,大概只有相信他了。”
“三!二!一!Action!”

“法皇法皇绿,向着你的心绿宝石水花,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典明(cherry)是~大家的☆嗯哼~”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卧槽不好了承太郎流鼻血了!出血量超大啊快叫医务人员!”

—————
4.用虐的、文艺的文风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水塔由于受到过大的力而向内深深陷入一片,而花京院就不偏不倚的倒在那个看起来如摇篮般的凹槽中睡着。喷射出来的水流顺着他的躯体向下惊恐地向下滑落,浸湿他头发的水滴无声地垂下他的发梢,遮住他早已失去光芒的双目。他嘴角的血迹尚未干涸,一只手还保持在较高的位置,那是他拼尽全力寻求的支撑点——他已经去了,但是他不甘心。
赶到现场的承太郎独自站在一边,扭成一团的眉头在刻意被压低的帽檐下艰难地颤抖着。花京院的音容笑貌在分头行动前还活跃在他的眼前,可是距那时仅过了几个小时的现在他所面对的只剩一具冷冰冰的躯体了。暴怒过后的伤痛绞着他的心脏,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不是约好了回到日本一起看雪的吗,不是约好了回到日本以后一起上学放学的吗,花京院你这家伙从来都没食言过啊!拜托了你这次不要打破约定啊,快醒来吧!快醒来吧你这家伙!
然而,花京院的眼神早已随着沙漠腹地的风溃散,任承太郎再怎么祈祷也不复有回应了。

—————
5.用新华社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据本报记者xx发来的即时报导,两名男子高中生近日于校后小树林中进行打架等不良活动。据目击者称,这两位男子高中生疑似同是J班的同学小承和阿花(均为化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J班同学称,阿花转校来的第一天就和小承的关系不是很好,放学后在此地大打出手也不足为奇。但是令记者感到奇怪的是,目击者还称二人并没有靠得很近却足以把另外一人打到至少2米远。据专家分析,初步确定是目击者太过惊吓导致记忆模糊。至于二位究竟为何要大打出手尚且没有定论。目前当地警方正就此事对两位高中生展开询问和调解,有关此事的后续请各位继续关注。

—————
7.用悬疑推理的风格写一个CP的一个场景吧

“花京院,要上了。”
“明白。”

漆黑的街道,昏黄的路灯打出苟延残喘光亮,月亮一言不发地躲入深厚的乌云层中。就在今晚,一场决定其中一方命运的悲惨乐章要在此上演。
箱中,刺眼的白色粉末。
“老板,A货。”“好。”
帽檐下男子的唇边露出一个难以被察觉的笑容。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家都是明白人,犯不着多说一句。”
黑色的行李箱被接过,金发男人随意掂量了一会儿它的重量,露出满意的笑容。
“交易成立,合作愉快。”
身影越走越远,金发男子打开箱子掏出成叠的钞票丢进车内,却蓦地发现箱底闪烁着的危险的红色。
“快趴下!”
轰!!
紧接着闪出一片令人恐慌的火光,爆炸声响彻耳畔似乎要将耳膜震破。
“靠!被那俩小子摆了一道!”
几乎同时,就在身影消失的地方响起有力的脚步声。两杆枪整齐划一的被举起对准金发男子。
“DIO,这次你逃不了了。”
“人赃俱获,DIO,你真的结束了。”
“哦?是吗?”金发男子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看来你根本就没弄清楚我们究竟在交易什么啊,承太郎警官。”
“什么!?”
“好好看看那最底下是什么吧。”
“……花京院!小心。”
“……承太郎。”
“……”
赫然映入眼帘的竟是………
……
……
……
几大包辣条。
“我不就是想卖几包辣条再送几包做面包专用的淀粉吗我有什么错啊wryyyyyyyyyyyyyyy!”

—————
8.用韩剧(狗血)的风格写写看.

“花京院!花京院你没事吧!啊上帝啊这夭寿的卡车,为什么会把我的花京院害成这样!”
“承太郎……我没事……谢谢你能赶回来。我只是在床上躺了两天而已。可是…”
“可是什么?”
“承太郎……我……我得了白血病。”
“什么!花京院你不要吓我!你快振作起来,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承太郎!自从这次车祸前我就渐渐察觉到,我的身体发生了改变。每天咳嗽越来越厉害,就在车祸前一分钟居然咳出了血!”
“不花京院你骗人!不可能有这种事!”
“噢我亲爱的承太郎…我还发现……我怀孕了!”
“什么!?啊,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啊!”
“不!不是的……对不起承太郎,孩子其实是那辆卡车的!……”
“噢花京院……你……你一定是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所以这样的人生,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别说傻话!就算你的了白血病被车撞了还怀上了那辆车的孩子,我都会一直爱你的!一直爱你!”
“啊承太郎……呜……”
【hhhhhhhhhhhhh救命我要死了x

—————
9.试试梨花体吧!

我要写
一首诗
一首
关于承花的诗

叫空条承太郎

叫花京院典明

不是卖空调的

也不是种花的
他俩
只是因为命运
走在了一起

多美的承花
多美的诗

要被
自己

瞎了


—————
10.写写严肃正剧向

【看4(指【其实就是懒x

—————
11.混合同人?(承花天加

当花京院打着哈欠开窗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楼下向他招手的加贺美了。“唔啊今天来的真早啊加贺美!抱歉稍等我马上就来!”
花京院匆匆忙忙洗漱完毕几乎是用滑着从楼梯上下来,刚到门口就被一把拽住向前跑。
“慢点…慢点啊!”
“啊真是的你忘了吗今天是家庭科室的特训啊特训!要是迟到了天道那家伙不会放过我的!”
“啊糟糕了!我答应了承太郎要帮他准备用具的!你等我下我马上……”
“喂!喂!快点啊会死的!”
二人终于赶到家庭科室后的3秒,特训开始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哟,不错啊加贺美。你居然及时到了。”“切,别小看我了我可是加贺美新……啊痛痛痛别扯我耳朵!”
“承太郎……久等了给你准备的器具……诶!”“看样子你是一路狂奔过来的吧。别说话在我怀里休息一会儿,要不然把力气用完了就不好了。听话。”

—————
12.再加个知音体不会死的。

你我粗鲁的一架,竟是你我恋情的开始。
埃及的风啊,你为何要带走我的恋人!
【噫编不下去了x

—————
13.最后自选一种风格><

“太郎!太郎!我们去哪里啊!有我在就天不怕地不怕!”
“典明!典明!我是你的樱桃!一生被你给レロ!”
—————

【感谢阅读这魔性到吓人的自娱自乐之作x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