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假面骑士/天加】天加产粮计划

cp向天加
这里是因为天加严重不足而快被饿死的lo主x
我就这么脑补着扩写写潜入医院的那段剧情


(身体检♂查那段原来想朝不妙的地方写过去但是脑洞枯竭了我就略【被暴打x)


“你怎么了。”
迈入急诊室的时候,加贺美的心脏还是多跳了一拍,毕竟那位头发花白的面目慈祥的医师很可能就是异虫,不小心对待的话恐怕命悬一线。
“呃……那个……医生,我肚子有点疼,眼睛也疼,头也痛……”
该死,好像一不小心扯太多了,有哪个病人会一次性同时得那么多病啊。加贺美不由自主的挠挠头,和医生四目相接的那一刻他好像觉得自己的肚子真的隐隐作痛起来。
“哦?这样啊……”
不要露出破绽不要露出破绽不要露出破绽老天保佑千万不要露出破绽!
“嗯,那就来次精密检查吧。”
加贺美在心中松了口气。
“天道寺医师!”
“啊?”这名字怪熟悉的,加贺美的思路一时半会儿没有跟上,那口气息没能回上来足足愣了大约半秒钟。
“我明白了。”熟悉的声音随着白帘的拉开传出,一个身影笔直走向自己,白大褂在他的身上似乎毫无违和感,甚至还带几分帅气。那家伙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微笑,双颊挑出的酒窝中盈满了危险的气息:“让我来好好检查你一下吧。”
在zect实习那段时间学来的基本素养使得加贺美强忍住脱口而出的那人的名字,但他知道现在自己脸上无法掩盖的表情一定格外精彩。
“那么这位患者请跟我来。”天道做了个请的手势,将加贺美带到隔壁病房。空荡荡的房间里弥漫着消毒水味道,天道朝病床上一指,加贺美也不由自主的坐了上去。
“那么加贺美,那衣服脱了吧。”
“哦……诶!?为什么要脱衣服!?”
“精密检查啊。”天道向门外瞥了一眼低下头在加贺美耳边轻轻地说:“快点听我话,异虫就在隔壁你想被他发现然后死掉吗?”
“不想。但为什么我一定要听你的……”加贺美的声音越来越低,别过头一脸的不情愿。
“患者不配合也不能勉强,你自己不愿动手的话来我帮你脱。”修长的双手不由分说的搭上,加贺美还没反应过来外套就被掀开褪去丢在一边。
“!?天道你住手……住手啊喂!”加贺美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躲避着天道的动作,“我听我听!听你话还不行吗!你……别乱来啊!”
“哦?还真挺听话的。”天道戴起听诊器,“最里面那件就不用脱了,体检总该知道怎么做吧。坐好保持呼吸平稳,别乱动。”
于是加贺美就这么按照被要求的那样看着天道举着听筒在自己身上按来按去。天道这家伙,这幅认真的的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难怪混进医院也毫无压力,且不说专业,这简直就是个工作经验丰富的医生。加贺美倒还真挺希望天道能找出些自己的病症。
“喂加贺美,放轻松。”
“哈?我一直很放松啊?”
“心跳速度明显在加快啊你。照照镜子,你看起来脸红了。”
“咦……!?”连加贺美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似乎太过专注的盯着天道的一举一动,以致脸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红晕。
“啊这个是……是热啊!这里不是很热吗!连窗子都不开当然热啦……真是热死人了,你不热吗天道?”加贺美有些慌忙的转身,作出用手扇风的样子,试图让自己的脸色恢复正常,结果脸颊反而更烫了。
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呢。天道笑着摇摇头,连自己的内心都掩盖不住,真拿他没办法。“好了,换件衣服,我们去下个地方。”

几分钟后,加贺美呆愣愣的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被绑在核磁共振的仪器下。
“所以说……喂天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加贺美竭力昂起脑袋,朝后面的拍片厅中喊着。要不是手脚被固定着自己早就跑出去了……不对做个核磁共振有必要把我绑起来吗天道你个混蛋!
“这儿没人我就直说了,和你一样,潜入调查啊。虽然如此,但是凭我一己之力也不可能那么简单的混进医院。zect的势力还挺广的。”天道在厅中透过玻璃窗悠闲地看着在仪器下如一条鱼一样挣扎的加贺美,一边不紧不慢的解释着。
“但也不能真这么一路给我检查下来吧!喂!”加贺美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真没办法,你就趁此机会做个手术吧。”天道向后靠在椅背上,做出标准的环抱双肩的姿势。
“哈啊!?你说啥!?”
“相信我吧,绝对不会对你有坏处的。”天道朝惊愕的加贺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