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JOJO/承花】从SS里延伸来的脑洞

*卡槽leader是承承的我从来都挑花花来做我的好队友x

第三顺位的R卡花花表示很委屈x

第二顺位的官方送的SR承花表示你们挺乱我们就在一边秀恩爱就好x

增援的N卡西撒表示年轻人真有活力啊x

说起来花花的那句“我不后悔”和“没有回答的必要”很巧合真的是在战斗的那个时候跳出来的当时我的脑洞就炸了【并不

第一个脑洞的由来当时原来是想让花花打敌人的结果手一滑正好击到承承面前帮承承挡下了一击花花壮烈牺牲蹦出来一句“我不后悔”然后我赶紧给承承补了血打爆了敌人,感动坏我了x

神啊保我出SSR承花吧【跪x

已经一点多了明明ppt还没做完我还在这里码这个明天早上还要上课我觉得我真是作大死x

那我就浑水摸个鱼你们别打我x

gogogo→


花京院死亡、承太郎存活end
 

“结束了吗......”承太郎捂着腰部的裂口喘着气跌坐在石堆后,鲜血从他手指的缝隙中不断地向外渗出。敌人距他只有不到几步的距离,只要简单的一击自己就起不来了吧。呵呵,真是够了,为什么结局是这样的呢。阿布德尔的遗躯就在不远处躺着,明明是抱着复仇的愤怒战斗的,可是为什么还是变成了这样呢。伊奇,抱歉啊你这家伙,把你也拖累了;花京院,抱歉我应该要先走了吧,可是孤军奋战的你是不是也快要到极限了呢?抱歉啊大家,这还真是不让人甘心的终末啊。

正寻找着下一击爆发点的花京院颇有些担心的向石堆后望了一眼,却发现大滩的血迹正向外蔓延着。“jojo!”花京院立即察觉到了承太郎的异常。虽然仅靠自己的力量给敌人一击还是没问题的,但是这样下去承太郎就会因为没有补救的机会而丧命。自己还能活多少时间?大脑飞速的旋转着,花京院攥紧了拳头做出了决定,要让承太郎活下去,一定要让承太郎活下去!

腰身划出一道绝美的弧线,花京院撞向了对着石堆虎视眈眈的敌人,撞击程度不大不小,敌人吃痛退了几步,却也把花京院的身子正推在敌人面前。“花京院典明是吗,真是不识好歹啊,去死吧你!”

手起刀落,随着两道惨白的光扫过,殷虹染满了刀刃。

“花京院,你!……” 承太郎看着眼前的一幕,心猛地震颤起来。
“活下去……要活下去啊jojo……” 
只要你在,乔斯达家的光芒就不会熄灭。只要你在,对希望的呼唤就不会停止。 
“花京院!喂花京院你这家伙!”承太郎抓住了花京院的手,似乎是想把他从死亡的那头拉回来,然而生命的气息却如血液滑落般消逝,花京院的眼神一点一点溃散开来,任承太郎怎么推动他的身体也不复有回应了。 
“……”承太郎慢慢放下他的手,为他抚平了沾满血液和尘土的衣服。 
 “你这家伙.....由我来制裁!.”愤怒的火焰扶摇而上,拳头上似乎凝聚了强大的力量。承太郎冲向敌人,紧锁的眉头将周围的空气卷起千万狂澜。敌人惨叫着倒下,刚才喧闹无比的战场一下子安静的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唯独承太郎独自站立在血色渐染的战场上。

“现在才是真的结束了。”

夕阳斜斜地映下来,承太郎依然站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手中紧握着随风叮当作响的是花京院的那对耳环,如樱桃般红润,亦如他的鲜血。“我等你回来、”

承太郎死亡、花京院存活end
 

宽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若不是亲眼目睹,花京院是绝不相信那个史上最强的空条承太郎竟然会在这种地方死去。

“jojo!jojo!”花京院扶着他尚且温热的脸颊,使劲让自己去探测他的脉搏。然而一片沉寂和不再跳动的心脏回应给他的是承太郎已经死去的事实。

法皇的钝击震动着大地,被这突如其来一击打中的敌人直愣愣看着花京院,墨镜遮住了他的表情,但是任谁都能知道花京院脸上已经阴云密布。

“只是普通的钝击居然有这种攻击力,这......究竟是怎样的力量!?”
花京院把墨镜甩在地上,默默踩的粉碎。如暴雨般的绿宝石不带一丝犹豫地冲射向敌人,冰冷无光的视线刺穿了对方逐渐崩塌的躯体。 
“……没有回答的必要。” 
 谁也没有注意到,花京院的眼角闪过一片短暂的水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