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JOJO/all DIO】all屌爷牌肉串你吃不吃

*cp all迪向,具体cp见tag,挑自己能接受的食用就好,说写就写你怕不怕x
*如你所见是这里是街边黑心肉串摊摊主只有肉末你来打我呀x
*终于报我花花一洞之仇x
*希望不被河蟹_(:3」∠)_来让我们先一起念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roll!

【花迪
“在我身上开一个洞,很开心吧,嗯?”
幕后,刚领到手上的的便当被整个打翻,热腾腾的饭菜洒了一地。“唔……花京院……住、住手……”“哦?住手?那可不行,就这么领了便当我可一点都不甘心啊。”指尖顺着dio的腹部一直往下,在他的分身处打了打转,和善的笑容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狰狞。“那么这样吧,我也在你身上开个洞,如何?”堵在墙角不由分说地挺身直入,dio被着突如其来的一击震得倒吸一口冷气。“那么,惩罚时间到了哟,baby。”

【茸迪
“切,不就是个小鬼……哈……有什么……”“我可是一直都敬重着您呐亲爱的父亲。”金发青年在身下男人的肩膀上留下一个吻,展开了更激烈的攻势,“让您看看我的实力吧,这么多年来儿子的成长。”“哈啊……”男人的重重地喘息着,粗壮的手臂环住儿子的腰肢,接受着来自自己亲生骨肉的冲撞。“看到儿子的成长……咕呜……父亲我也是很欣慰的啊……”

【承迪
dio倒地的瞬间看向了那边的承太郎,俊逸的脸上露出少有的惊异神情。“你输了,你失败的原因就是你惹怒了我,dio。”身体被蛮横地侵入,一次又一次不讲理的冲撞让dio攥紧了身旁凌乱的衣物。
“承太郎,你……”
“阿布德尔也好,花京院也好,伊奇也好……他们死去的代价,全部用你的身体来偿还。”
冲撞变的更加剧烈狂暴,dio在分不清的高潮和疼痛中几乎多次濒临昏厥。承太郎狂风暴雨般的愤怒完全倾泻在dio的身体中,dio甚至感到下身的麻木,不知不觉间嘴唇已被咬破,殷红的血液顺着嘴角的弧度流淌。

【JD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遮掩了男人若有若无的低吟,浴缸里两个肌肉分明的身影纠缠在了一起,在烛火下的光晕下潮热的气氛愈显暧昧。
“JOJO……咳…你果然……是我最放不下的人呢…嗯嗯……”
“是这样的吗dio,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乔纳森的动作幅度丝毫不减,依旧是保持着相对平稳的速度进进出出着,昏黄的光线依稀可以照出他温柔的目光。dio闭起眼睛干脆不去多想,顺应自身的本能迎合着对方的动作,光滑的躯体犹如蛇一般紧贴乔纳森的身体,二人在同时到达了顶峰。擦去了点点白浊,dio有些虚弱的躺在浴缸中看着那边为自己准备睡衣的爱人。
“JOJO……”

【卡兹D
“这不可能……卡兹,你到底……!?”
“The World吗?有趣。”
卡兹一把拎起dio,the world强大的力量在卡兹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你最多只能停止9秒,而我,卡兹,复制了你的能力后想停多久就停多久。”卡兹侵略性的吻上了dio的嘴唇,舌头有力的在dio的口腔中掀动着,唾液的啪叽声显得格外诱人,dio感到脑中一团乱麻,嗡嗡的耳鸣声第一次让他感到绝望。
“那么,在这个只有我们两个人存在的时间里,做些什么好呢?”


—————
好吧好吧各位小伙伴们对不起了之前欠了那么多坑没填还把喻队生日给忘了_(:3」∠)_喻队生快生贺什么的明早起来手写吧x寒假里果然是怠惰期啊脑洞居然比开学时少很多,之前全职的坑我会陆续填掉的再次和小伙伴儿们说声抱歉啦_(:3」∠)_JOJO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邪教不入简直不知深浅呐_(:3」∠)_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