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JoJo/乔西乔】U

爱西撒爱到骨子里。
没忍住动动笔
结果码出来的什么鬼
kuso第一次码jojo的段子简直羞耻

西————撒—————呜呜呜呜呜

*ooc
*段砸
*未来的黑历史你好´•ω•)



事件结束的第一个夜晚,乔瑟夫失眠了。从西撒离去到打败卡兹不过二十几个小时的过程,长的却好像度过了几个世纪。大战过后的他需要好好休息,然而他还是无法入眠。
鲜血凝结的泡泡,沾有点点血渍的唇环,带着余温的头巾。一切的一切像走马灯般在他的眼前回环往复。
乔瑟夫轻轻的笑了起来。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西撒,那个带着傲气的青年在自己面前大秀把妹技术,还用两根意大利面射穿了自己的红酒杯————超不爽的啊。
然后,和他一起接受了莉萨莉萨老师的地狱试炼,是西撒让他领悟了攀柱的方式,在自己手贱时非但没有生他的气还在担心他,是西撒在登顶后苦求老师取消油墙,也是西撒伸手拉住了临近终点即将脱力的他,即使在自己哀嚎了13次“不要放手”也没有嫌烦。尊敬爱戴莉萨莉萨老师就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不爽他对老师的态度————结果老师就是我的生母呢,西撒,知道了这个你表情会是什么样的?
要是西撒还活着的话,我们一定无敌了吧。
然而别说是他的微笑了,就是连那副自己不喜欢的嘴脸也再也看不见了啊。
乔瑟夫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

“JoJo。”
“JoJo。”
“JoJo——”
是谁?
乔瑟夫把双手使劲探向眼前一片蒙雾。
“JoJo,我在这里。”
好熟悉的声音,你在哪里。
“我是西撒,我在这里。”
西撒?西撒!是你吗!
“JoJo,是我。”
眼前的迷雾被一大束波纹光芒一扫而空,闯入乔瑟夫眼界的就是那个人。
西撒。
西撒,你回来了。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我的意志,我的波纹,都交付给你了啊。”
“我的信念,我的希望。”
“走下去吧JoJo。”
“连同我的这份也一起,好好的活着。”

惊醒。汗湿透了头后的枕。
乔瑟夫困倦地坐起,揉揉眼睛才发现手上竟抓着什么。
————西撒的头巾的残片。
“西撒,你真的在啊。”乔瑟夫露出了疲惫的笑容。
“我一直都在。”看不见的青年伸手,紧紧抱住了他。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