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写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我不想当咸鱼了【哭

【全职/林方ABO】darkness game

我终于想炖肉了。


*喜闻乐见的ABO设定,林A方O
*喜闻乐见的捣匪窝行动x
*ooc?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x



“3号呼叫指挥,已进入敌方内部,暂时一切顺利。over。”
“3号,保持原进度,不要疏忽大意,注意周边情况。over。”

方锐把对讲机插回上衣口袋,警觉地扫视着周围。距离进入到这个地下团伙集会处已经约有一个小时了,通往敌方内部的通道黑洞洞的望不到头,空气闷闷的让人烦躁不安,潜入工作却顺利地出乎人意料。不过尽管如此,方锐还是不敢有丝毫怠慢。林敬言,这个名字的刺激就足以让他在高度疲惫中保持警惕。“年度优秀警员”、“先进工作者”,这些荣誉都是他曾经的搭档——也就是现在这个地下团伙的头目——林敬言所拥有过的。这次的案件无疑对方锐是一次重大的打击,所以在调查此案时方锐强烈坚持要求参与,说是一定要亲自质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上层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林敬言和方锐两人间特殊的关系,但是出于提供破案经验大于私人交情,也批准了方锐的潜入行动。

“3号,前方五十米就是仓库大门,那里可能有重要线索,务必仔细调查。over。”
“明白。over。”
“说起来3号啊,要是一会儿和老林面对面了,你应该还没废到会哭出来吧啊。over。”叶修慵懒的声音顺着对讲机传了过来。
“废话,那个时候我肯定先给他一拳再说。over。”方锐没好气的回道。
“你确定?你看看你的说话声音都在抖,呼吸那么重,紧张得要死吧?over。”
“那是因为我精神集中好吗!?over。”
仓库大门眼见着越来越近了,方锐提升了移动速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空气越来越热了,这个仓库门是非洲海关吗,怎么热成这样。方锐暗自吐槽一句,想到林敬言会在这里,他居然真的觉得有些紧张……不对,这不是紧张。呼吸加快,心跳加速,觉得周围空气升温,力气在减小,眼前甚至有一些模糊……发情期到了!?
靠!方锐狠狠地骂了一句,手忙脚乱的拔出对讲机。“3号呼叫指挥!……身体出现疑似发情期症状!……请求支援!”
“你是废物点心吗!早说过不要你勉强坚持参加的!……现在赶紧撤退!在信息素蔓延开之后及其容易暴露!在这种地方你的处境相当危险!听见了吗3号!不要勉强!”
身后的紧促的脚步声让方锐下意识地暗叫不好,信息素已经蔓延开来了,更糟糕的是自己为了负重减少没有带除枪支手铐对讲机等工作用品以外的任何东西,包括抑制剂。

“嗯……发情期到了吗。”早已在方锐身后跟踪多时的林敬言也决定不再藏着了,迅速向方锐逼近着。Alpha的本能促使他笔直地向那边熟悉的气息靠近,如同野兽发现猎物般,暴雨前的宁静。
“方锐大大好久不见呐,过得还好吗?”
林敬言的信息素全开,将方锐周身紧紧包裹了起来,鼻腔中很快便充满林敬言侵略性的气味。方锐克制着自己尽量不去呼吸那个熟悉的,渴望着的,只要多停留几秒就会彻底沦陷于此的那个味道。林敬言和他都对彼此太了解了,了解到连对方的一眼一动中所蕴含的情感都能猜出来。方锐当然有办法从林敬言手里逃脱,可惜他是Omega,而且是处在发情期的Omega,在身心都被Alpha的蛮横所冲击时,他的内心只会留下服从,连一丝逃脱的意志都不复留存,更何况他是如何深爱着林敬言。方锐的理智很快就湮灭了,迷蒙的双眼仿佛快要淌出泪来,眼皮重重的下垂着。
“老……老林……帮我……”
“好的呢。”
林敬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错,这才是我的恋人嘛,抛弃所谓的正误,丢掉所谓的规则,只要沉溺就好,只要在我怀里融化就好啊。
对讲机被狠狠摔碎,嗞啦杂音和叶修焦急的呼喊一瞬间就消失了,方锐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快!紧急出动!“叶修一边吼着指挥,一边计算着那里的时间,会发生些什么叶修心知肚明。现在只能希望在救援组到达那里时方锐不会被吃干抹净了。

————
前方准备肉出锅x
没忍住先把前情发上来了x
不过谁来帮我整一个不老歌号啊要不连h都没法发!?
顺便整一下这里林方的人设:两人原来是警.局里的搭档,后来林敬言由于不明个人原因辞了职过起了普通的日子,结果后来他被发现是某一地下犯罪团伙的头目于是派遣叶修小队去调查,方锐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强烈要求加入调查。虽然方锐是omega加入a聚集的行动组不方便但是上级考虑到方锐身边对林敬言的了解多于任何一个人于是就批准了又让叶修帮忙照顾他这样。于是方锐潜入以后就喜闻乐见的发情了林敬言就暴露本性【不是】的把他上了x

评论(1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