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_Kuraka

杂食动物cp无雷无墙
有严重的拖延症←
在各种坑里游荡←
谁知道会突发奇想发什么呢∠( ᐛ 」∠)_

jojo/阿松/全职/UT/SP/特摄/杰尼斯

花京院典明🍒
筋肉松双担girl💙💛
张佳乐🌸
Papyrus🍝
Kyle Broflovski🌱
Gatack&加贺美新&佐藤汛🍬
Brave&镜飞彩&濑户利树🍰
A绿🍃8紫🍆V橙☀️

扩列门牌号1650331296←
欢迎同好们来扩呀^q^

【兔龙】吸血兔和龙的故事

桐生战兔x万丈龙我

*太久没写文感觉自己的表达能力真出了问题…如果有那什么的地方请原谅我【土下座
*是自我娱乐向,会不会继续…还得看我有没有脑洞orz
(新一集这两人互动太好了,我才是英雄啊我死了没人在意啊我才不会让任何人死啊,我爆炸哭泣

01.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堡。不是金拱门或者开封菜的那种能吃的堡,而是个真正的能住人的古堡。

古堡的主人叫桐生战兔。第一次看到他的人会觉得他真是个好看又温暖的大哥哥。然而他不是人类,他是一只修炼了几千年的兔子。可是要是你觉得他只是个兔精那就更不对了,他是兔子中的吸血鬼。兔子中间不能出吸血鬼吗?当然能了!那我们继续。

肩负着多重身份的桐生战兔孤独地住在古堡里,不能出门更别说有其他交际活动了。每天他都靠做做研究搞搞发明度日。或许是因为战兔实在太闲,他还真的成功发明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以至于他在考虑要不要给自己加上第四个叫“发明家”的身份。

战兔唯一的朋友是住在山脚下的巫师父女,石动惣一和石动美空。石动老板对外经营着一家魔法为主题的咖啡店,平生最拿手的是煮nascita招牌咖啡,女儿美空也会帮着做小点心什么的,配料绝密但听说口味都非常…没法形容。不少喜爱魔法题材或者有兴趣猎奇的人们自然会跑过来尝个新鲜,生意倒也出人意料地不错。不过一等到天黑,咖啡厅就会摇身一变变成一家魔药店,不过这时候也基本不会有什么普通人来就是了。

既然离战兔最近的一家人是石动家,加上老板热情自来熟的性格,一来二去大家也就熟络了。况且大家也都不是正常人,万一发生点什么有个照应也总比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好,战兔也就习惯了偶尔下山去店里坐坐,点杯苦到能折一百年寿命的咖啡照顾个生意。

本来平和的日子持续得还不错,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02.

万丈龙我是条龙,化成人形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比较酷就这么用了。性格超耿直,会冲动行事,就算是人形也一身肌肉,光用看的就知道很厉害。有意思的是他其实很感性,内心也有细腻的地方。

别的龙会喷火,龙我不一样,他喷果冻,人形的时候也喷,为了不把别人吓到他还花大力气专门研究了一下怎么喷出一颗一颗有完整包装的果冻。就因为这个人们都以为龙我会变戏法,小孩子们还挺亲近他的。他就这么简简单单融入人类社会,成为了大家的龙我大哥哥。

这天他觉得自己小两百年没回去探亲了,于是和左邻右里道了别启程回家。他从太阳初升飞到太阳落到西边,觉得有些累了。一边感叹在人类中间生活久了生物钟也跟着变了,一边往下一瞥,他正好看到一家长得很有特点的咖啡店,于是就打算进去喝杯咖啡。

“先生,您是健身教练或者搏击专家吗?”长相甜美的店员小姐姐给他端上咖啡的时候问了一句。

“不啊,我是龙。”

“???龙?”

“对啊。”

“您…您是笨蛋吗?”

“不,我是龙。”说着他喷出一颗果冻放在小姐姐的手里。“这下你信了吗?”

“呃…您真有趣。”小姐姐懵了一下拿着餐盘走了。

咖啡喝完了,店也差不多到打烊的时间,是时候走人了。龙我找到个没人的地方,唰地变回原本龙的样子起飞。但他越往上飞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脚下的景物看着和之前不一样,脚底咖啡店的点点灯光格外扎眼,心跳越来越快了,甚至有股难以描述的眩晕感……等下,不是吧,我居然,有点恐高了?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的龙我只觉得翅膀没了力气,身体特别重,在半空中扑棱了几下,一个不稳朝底下跌去。

“砰!”

03.

沉浸在科学世界无法自拔的桐生战兔被一声巨响震回了现实,回头一看一头巨大的龙侧躺在他家地板上,差点把手里的电路板捏碎。

这、这什么情况??

眼前是一头看起来半死不活的龙,头顶天花板被砸开个窟窿,周围还有一堆碎玻璃碎瓦砾,战兔一下子头疼起来。思考片刻他觉得救命要紧,于是他给石动老板打了个电话,又走过去拍拍龙的脸颊看能不能把它叫醒。

虽然是从半空中落下来,这点距离对一头肌肉猛龙来说还是能接受的。战兔的拍拍真的把龙我的眼睛拍开了。他一睁眼看到面前是个人类模样的青年,吓得他赶紧收回了人形。

“你、你看到我的样子了吗?你不怕我吗?”龙我保持着侧躺的姿势打量了一下战兔。

“噢,你没事啊。”战兔默默翻了个白眼,指指头顶。“比起让我害怕,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赔我家天花板比较好。”

“噢噢!太好了!看来人类不会害怕我原本的样子!”龙我一溜烟从地上爬起来,高兴地搓搓手。

“你是笨蛋吗,一般人看到你这个样子早就吓晕过去了。别激动太早,我不是人类。”

“你、你不是?那你是……”

“我是只兔子。”战兔弹了下立起的那撮头毛,砰地一声就变成了一对毛茸茸的长耳朵。

“哦哦哦!小兔子!那你不怕被我吃掉吗?”龙我的眼睛放了光,好久没见到非人类物种让他感到有些兴奋。

“所以你还是想吓唬我吗?”战兔长叹一口气,打了个响指。

屋里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不知是谁把周围的窗帘拉得那么紧实。只有一束暗淡的光从刚被自己砸出的洞照下来打在自己身上。龙我呆住了,反应过来时面前的战兔已经没了踪影。

“这家伙,搞什……”

一只手稳稳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不紧不慢的呼吸声从身后传来,龙我全身一僵动弹不得。炙热的气息全部落在他的脖颈上,随后一阵钻心的刺痛袭来。

“我是一个吸血鬼。”

“……哇啊啊!!!”龙我挣开肩膀上的手向前扑去,他战战兢兢地回头,月光下一双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战兔冷冷地勾起唇角,一颗尖锐的獠牙闪出寒光,上面分明还有龙我的血迹——

“你、你的眼睛、是因为吸了我的血才、才变红的吗?”

“哼,真是笨蛋啊。”战兔用欣赏猎物的眼神看着龙我,“在吓人方面,你的功力还不够深啊。”

“……”

“……?”

“……”

“……???”
“你,你的眼眶红了??不是、你是不是要哭了?”
“等下,对不起吓你过头了!我没咬你大动脉!这是番茄酱!你看!”
“你,要不给你摸摸我的耳朵吧。别不说话,我慌。”

“……那你的眼睛为什么突然变红了。”

“笨蛋,我是兔子啊,兔子的眼睛天生就是红的。我就是花了几秒钟把我黑色的隐形眼镜摘了而已。”

“……”

“有、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唔噗!”

提着医药箱的石动老板一脸茫然地看着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战兔和一旁红着眼眶吸鼻子的龙我。

评论(2)

热度(35)